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城市 > 正文 | RSSSitemap

如果你不科学地对待它

05-23 民生城市 宁波,平均,通勤,距离,6.6公里,幸福,比重,超过

  通勤这件事,深深影响着都市人的生活幸福感,也体现着一个城市的规划水平与治理能力。 

  5月20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交通基础设施监测与治理实验室、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百度地图慧眼发布《2020年度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报告选取36个中国主要城市,借助百度地图位置服务和移动通讯运营商数据,从通勤范围、空间匹配、通勤距离幸福通勤、公交服务、轨道覆盖6个方面,描绘出城市通勤画像。 

  报告显示,宁波居民的职住分离度为2.5公里,即在居住区域2.5公里左右就能找到一份工作。

  每2.5公里,就能找到一份工作

  根据百度慧眼的检测报告显示,目前,城市通勤半径的最大尺度是40公里,北京、深圳、重庆三座城市具有最大的城区通勤半径,上海的通勤半径为39公里,杭州则为32公里。 

  通勤半径体现城市需要交通服务支撑的空间尺度,指标值越高,说明城市通勤紧密联系的空间范围越大。宁波的通勤空间半径为31公里,与广州、南京、沈阳、济南相同。 

  就空间效率来说,如果不考虑就业职位的差异,宁波居民的职住分离度为2.5公里即在居住区域2.5公里左右就能找到一份工作,仅次于厦门的2.1公里说明近年宁波城市职住空间投放比较平衡。 

如果你不科学地对待它

  当然,在现实中,受到房价、就业机会、家庭、教育等各种因素影响,居民往往难以选择最小通勤的居住地和就业点。

  从平均通勤距离看,36个主要城市的平均通勤距离均超过6公里,并呈现随城市规模增长的特征。北京平均通勤距离11.1公里,位居36个城市之首,超过9公里的城市有上海、重庆、成都和西宁。这几个数字意味着,大多数大城市的居民在早晚高峰期间,如果使用公共交通工具,那么利用路上的时间基本可以无压力不快进地刷完一集45分钟的电视剧。

  对比起来,在宁波工作的人还是幸运的。根据数据显示,宁波地区的平均通勤距离是6.6公里,除了拉萨和呼和浩特之外,是其余34个城市中平均通勤距离最短的城市。

如果你不科学地对待它

  根据幸福通勤的定义,距离小于5公里的通勤人口比重可以作为衡量城市职住平衡和通勤幸福的指标,因为这个距离意味着居民能够具有合理可控的通勤时间和多样的交通方式选择。宁波与拉萨、福州、兰州、海口、厦门这几个城市的幸福通勤比重超过60%。超大城市中深圳具有最高的幸福通勤比重57%,最低的北京只有38%。

如果你不科学地对待它

  如果根据去年各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和职住空间距离进行综合比较,厦门、宁波、深圳、杭州、上海则脱颖而出,在这5个城市找到“钱多离家又近”工作的机率明显高于其他城市。

  轨道交通覆盖人口待提高 

  虽然多个数据表明,在宁波工作似乎可以少受奔波之苦,但是建筑学家梁思成也说过:“城市是一门科学,它像人体一样有经络、脉搏、肌理,如果你不科学地对待它,它会生病的。” 

  随着大都市区建设、甬舟一体化的号角吹响,宁波加快融入长三角一体化的步伐。2019年,宁波拥有34万的人口增量,在全国城市净流入人口中排到第四位,仅次于杭州、深圳、广州。宁波正经历着向千万级人口城市进军的蜕变,也面临着服务通勤的艰巨考验。 

  公共交通仍是许多人通勤中的首选,公交系统与职住空间的契合程度反应着一个城市公交通勤服务能力。在宁波,48%的人能在45分钟内通过轨道、地面公交等公交方式通勤。在36个城市中,这个比重最高的是深圳,达到了57%,最低的是北京,仅为32%。 

  在这些公交方式中,轨道交通对城市空间格局演变起到了重要的骨架作用,有效提升了城市的就业可达性,拉近城市功能区之间的联系。但是,从轨道站点1公里覆盖范围的通勤人数比重来看,宁波仅达12%,对比与4个超大城市平均32%和10个特大城市平均21%的水平,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如果你不科学地对待它

Tag: 宁波 超过 平均 幸福 距离 通勤 6.6公里 比重